'做音乐教师的妻子(3)'

  妻子的嘴里发出“呜呜“的声音。初期的抵抗,已经慢慢的放弃,只剩下楚副校长的手不断搬动小雯的头,阴茎在她的嘴里连续的抽插着。”

  真舒服,我要射了!

  “楚副校长的动作越来越快。

  “别,别射在我嘴里!”

  小文忽然挣扎出来,气喘的说。

  “那还是让我操逼吧!”

  楚副校长说。

  “可是,校长真的疼“小雯哀求着。

  “没事,我替你舔舔。”

  楚副校长说。

  楚副校长转过身子来,换了个姿势,头一下子盖在了小雯的大腿中间。

  “唔,别“小雯的大腿往里夹紧,被楚副校长用手分开了。楚副校长的身材比较高大,当他的嘴含住了小雯的阴部时,小雯的头还在他的肚子上,阴茎压在小雯的额头上。

  楚副校长弓起了身子,阴茎又顶在小雯的脸上。

  “含着“楚副校长命令着,同时用手托起小雯的臀部,吸吮着。

  小雯呢开始挣扎,两腿错动着,在楚副校长的身子底下,用力的抬起头,吞吐着楚副校长的阴茎。

  楚副校长趴在妻子身上,用力咬住她的阴部,使劲的吮吸,把阴蒂来回的含进去,吐出来。

  手指则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进出着。

  妻子开始晃动着身子了。

  小雯的挣扎越来越激烈,两腿搓动着,嘴里颤声说:“别舔了,我受不了了,再舔就来了“楚副校长放开了小雯,转过身来趴在小雯的身上。

  “还说不湿,你看你的逼都快发大水了“楚副校长说。伸手抚摸着小雯的的乳房。

  “你看,乳房都变这么大,乳头都硬的像我的鸡巴头了““校长,你别说了,我真的还没有连着做过两次高潮呢““那今天我就让你来两次高潮,以后慢慢开发你,你就知道什么事爱如潮涌“。 “现在可以操了吧?”

  小雯点点头。

  “把腿张开“,妻子听话的照做。

  还嫌羞辱的不够,又说,“自己把乳房托起来“,妻子又照做了。

  “自己揉乳房,让我看看你的骚样,看看是你骚,还是小沈骚。”

  妻子慢慢的把手放到胸部,把乳房托起来。

  “我是让你揉,不是举着。”

  妻子无奈的揉起乳头。

  “你自慰过吗?”

  妻子沉默着不说,“你不说啊”忽然间妻子一声尖叫,不知道他的手怎么着她了。

  “……唔,有过“。 “怎样搞?”

  “……用手“。小声的回答。

  “你不会浪啊,还大学毕业呢,做鸡都不会,浪一些!”

  他不仅喜欢玩弄女教师,而且喜欢凌辱女教师,这也许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喜欢那个沈老师了。

  我想,怎么办,走还是留?生存还是毁灭,家庭破灭还是维持现状,想到这一切,忽然有种胆怯,这个太复杂了。

  里面楚副校长已经开始疯狂的抽插,小雯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甚至开始发出凄厉的声音,楚副校长的嘴一下子盖在了小雯的嘴上。

  小雯只剩下“呜呜“的声音。

  楚副校长的身体似乎永无停息,不断地撞击着小雯柔弱的身体……

  我还是走吧,这个世界,我已经有点跑不动,如果我揭穿,我的家将破灭,我想这太痛苦了。

  趁他们现在正在兴奋的高潮,我可以悄悄地离开而不被发现,我想明天我应该跟小雯谈谈,想办法让她断绝这层关系。

    第三节

  打上车,离开家,到另外一家宾馆,已是夜深沉。

  无尽的夜,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属于我?

  我的归宿又在哪里?

  给服务中心打了个电话,叫了个小姐进行按摩。

  小姐在我的身下,一会儿是妻子的背影,一会是那个沈老师,一会是楚副校长的老婆,身下的女人,幻做几个女人,我在无情的发泄着自己的郁闷与羞辱。

  小姐职业性的叫声夸张的响在我的耳边。

    第四节

  第二天早晨回到家里,妻子还在沉睡。

  我惊醒了她,她有一种慵懒的表情,那是云雨之后的慵懒与娇媚,妻子的高兴地问寒问暖。

  我依然像每次小别或者久别之后见面一样的抱着她,知道她的心已经远方,我把手伸到她的腿中间,问: “湿了么?”

  “讨厌。”

  她撒着娇。

  我的嘴寻找着她的嘴,要吻她,她的头来回摆动,不让我碰她的唇。

  于是,我伏到她的耳后,从她的耳垂一直吻到脖子,又从她的脖子吻到她的额头。下面一只手不再直接摸她的阴部,而是上上下下在她光滑的大腿和屁股上来回轻抚摩挲。

  刚开始她还用力挣扎,不一会儿,她静了下来,不再用力推我,嘴里唔唔地不知说些什么。

  我发现她紧蹦的双腿放松下来,我的手伸到她的大腿根部,她也不再紧夹双腿。于是我摸到她的阴蒂上,来回抚弄。她也用力的搓动着双腿,慢慢地觉得手上潮湿起来,凭感觉知道她动情流水了。

  于是我加紧抚弄。并再次用嘴去吻她的唇,这次她不再摆动头躲开。我的嘴吻上她的唇,但她仍紧闭双齿,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去。

  “我还没刷牙呢“她说。

  “我知道,我才不在乎呢“我说。我不知道昨天她含完楚副校长的阴茎之后是否刷了牙。

  我下面的手抚弄了一会,用中指找准她的阴道口,慢慢插了进去。她呻呤着:“唔,不要这样“。用一只手来拨开我的手。我拉开裤链,把她的手捉进我的裤档里,让她握住我早勃起的阴茎,她轻轻地握住了它。

  我来不及欣赏她的肉体,我想干她,我感到羞辱,我也想让她感到羞辱的干她。

  我伸手扒开她的双腿,摸到她的阴道口,把阴茎顶到口上,用力一挺,坚挺的阴茎极其顺溜地插了进去。

  感到她的阴道很紧,似乎有点肿胀的感觉,我想是被昨天晚上楚副校长干的吧!

  “你的阴道怎么这么涨?”

  我问。

  “还不是想你,好长时间没做,就涨了呗。

  “小雯说。

  我知道这是谎言。

  她的呻吟随着我的每次插入响起,一如从前;但是这次我知道,她的阴道的昨天也曾被另一只阴茎抽插的的温热。

  不知是昨天跟小姐释放的太厉害还是我的愤怒,我毫无射精的欲望,而阴茎却坚挺着,像一把刀插入她的阴道。

  每次在做爱前,我都会努力将控制自己,但是今天我只想释放,却一直麻木的挥舞刀剑,让这个女人臣服!

  我让她伏在床上,她的屁股不大,而且有点平,没有丰满女人那么性感,但是却有一个好处,在后背位可以插得很深,我深深的插入,她呻吟越来越响,我疯狂的抓住她。

 

 

第03章 高楼危情

  爱你恨你,问君知否?我恨妻子的出墙,我恨自己的软弱,我很当时为什么不拿把刀冲进去,把那个楚副校长剁了。为什么不在他的阴茎插入之前,冲进去,阻止他。权利是最好的春药,难道职位越高,鸡巴越硬么?

  想想妻子这么多年的不容易,想想可爱的孩子,想想我已经不是冲劲十足可以再度漂泊的年代。

  理想让我冲动,现实让我软弱。

  我常常嘲笑那个沈老师的老公,说人到中年,阳具不坚,正好让校长满足一下沈老师的欲望。但是轮到我呢?我为什么这么犹豫,我在一家很有发展的公司任职,年薪较高,手下也有一些员工,但是因为企业的原因在社会上却没有什么办法。

  同学们常常羡慕我的高薪,我常常跟同学们说:你们可以有效地利用社会资源,我虽然高薪却没有社会资源啊。

  痛定思痛,在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情况,妻子是怎么转变的,那个楚副校长是怎么在雨夜进入我的家里的,我需要真相。

  买了个大容量的MP3,悄悄放在妻子的包内,在包的底层划破夹层,放进去,开开录音,听听妻子一天都在做些什么。

  三天的录音,没有结果,不是喧嚣的学校就是大街。这段时间,似乎妻子与沈老师也有了矛盾,来往不多,说起她跟副校长的事情,我妻子经常情绪激动地说“骚货”。我故意问她,怎么了,她也不说。我就故意逗她:你是骚货么,她说,我就骚给你一个人看,我听了有点苦涩的感觉。

  我耐心的等待着,可是我需要回到那个远方的城市,继续工作了,买好了车票,夜里出发,这样明天早晨我就可以到达了。

  在家的3天,我疯狂的和(妻子)雯做爱,五年的婚姻生活,我从来没有对妻子的身体感到过厌倦,雯也从来没有表示过对性生活的不满。我没有尝试过六九式,没有过口交,没有过肛交,更没有变态到去露天甚至是大众的场合寻求刺激。我认为我不需要,我认为雯也不需要。

  我甚至怀疑,是否有过那样一个雨夜,让我忘记吧。

  吃午饭的时候,我准备把MP3彻底拿出来,因为不在家,容易被发现。下午听听,却听见一段电话录音,让我听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  “沈姐,上次可就是你把楚校长带进来的,我可是不想再那样了”妻子说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老公今天晚上走呢?讨厌,你别说了”妻子说。

  “上次那个楚副校长太累人了,而且那么变态,我可受不了”“晚上我不去啊,你不怕,你喜欢,你自己让他玩呗”妻子说。

  下午,妻子打电话来说,晚上要跟沈姐、同事一起吃饭还要一起去歌厅唱歌,主要是教她们唱歌。

  我听了,一阵失意,但是阴茎却有了一种冲动,硬起来了。

  我告诉她我晚上也要请同事们吃饭,然后直接去车站,告诉她注意身体。又开玩笑说,没时间了,我可是又要憋一个月,我现在就想操你,她一阵默然。

  妻子中午的时候穿了穿了一件翠紫色团花吊背式连衣裙,穿起来很漂亮,胸部有点紧,洁白圆润的双臂完全裸露在外面,手腕上带着她最喜欢的那只翡翠玉镯。

  我清楚地知道,那只镯子的内侧刻着我和她的名字,这是我在结婚5年送给她的礼物,那个时候我深深相信:我们爱情会永远如同玉石一样洁净无瑕!

  她衣橱里最多的是短裙,而她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穿了性感诱人的短裙然后和我一起逛街。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