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做音乐教师的妻子(5)'

  灯光亮了起来,我才发现她的阴毛没有了,问她怎么回事?她说外阴有点痒,医生说是霉菌,要求刮光的,便于上药。

  第二天在约定的饭店见面,这里比较隐蔽,郭先生长得比较瘦,很严肃的男人。

  见了面,3杯酒过后,我跟郭先生说:我们的老婆是好朋友,希望下次两家能坐在一起,多加强交流,而不是我们两个。

  郭先生似乎有点不屑说起沈老师,我说:“你们与楚副校长两家来往比较密切啊”“不是我们两家,楚副校长是沈老师的老师,一直比较照顾。”

  郭先生说。

  我觉得郭先生是一个很老实的人,自己也很愤懑,就直接告诉她说:“沈老师与楚副校长关系不正常,你知道么?”

  我以为他一定会很吃惊,甚至对我愤怒,我已经带来了MP3,但是他很淡然,多久以后,我想起当时的场景,只有这个词可以形容他。

  他淡淡的说,知道。

  我说你知道么?沈老师把我的妻子也拉下水了,你知道么?

  他依旧淡淡的说:早有预感。

  我的思路突然很混乱,像郭先生不也是活的很好、很自在、很淡定么?而我为什么总是在情欲中纠缠,在愤懑。

  郭先生,继续喝酒说,沈老师一直比较强,不论是心里还是生理方面,而且有很强的虚荣心。这样,她既能满足欲望也能得到金钱的好处,挣来的钱供房、供车,主要是靠她了。

  几杯酒下去,郭先生似乎有点感慨,说:色即是空、空即是色。看开些,一切都是过眼烟云,相守一生未必互相明白。

  我也有点茫然,郭先生接着说:“有时候楚副校长还来我家呢?让她们玩去,不过就是生殖器上的两块肉在摩擦而已。”

  “摩擦完了,尘归尘,土归土“重要的是我们看待事物的心态。

  郭先生又说:“我曾跟你一样曾经愤怒,但是到我们这个年龄还能满足女人么?”

  “女人辛苦半生,难道不应该让她们得到生理上的快乐么?”

  郭先生说完,眼睛也似乎有点潮湿。

  沈老师是满足自己的欲望,自己的虚荣,但是不该把我的妻子拉下水,她可是一直过着安稳的生活,不像沈老师那么骚、那么贪,可是她的男人不管,她的领导不管,我管!

  我告诉郭先生,我还是感到难以容忍,我要找沈老师谈。

  我要看看沈老师你有多骚,你的骚比长得什么样子!我要让她跪在我的面前,操她的嘴,操她的脸。

  酒散之后,走在路上,我给她打了个电话,告诉她我有一个录音通过网上发过去。

  第二天,她发来信息,说见面商量事情。我约她在酒店下的花园,她不同意,说在她的家里。我知道她心虚。

  晚上到了她家,郭先生没有在家。

  她解释说去学校加班了。

  她穿着一件白地碎花无袖的裙子,胸前鼓鼓的,两只胳膊圆滚滚的露出来,头发有点湿。

  “我刚洗完澡,你就来了,你的录音我看了,你怎么得到的?”

  “我怎么得到就不用说了,你说怎么办吧!”

  我说。

  “这件事是我在帮小雯的忙,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“她说。

  “你不知道,我可是知道,小雯跟楚副校长上床了,你也在场,对吧?”

  我已经出离愤怒。

  我实在过于愤怒,我大喊一声:“他已经把小雯操了,你个骚娘们,竟然能说与你没关系“。但我此时已经没有任何讲道理的想法,就像一头野兽一样,我冲上前搂紧她,两人双双倒在地上。

  她吃惊地喊:“学诚,你放开我。你……”

  我没等她的话说完,用膝盖压在她后背上,拉住了她的长发。

  我已经多年没有打过人,那些都是青春的经历了!

  沈老师大叫:“你做什么?

  “可这时的我已经处在疯狂的边缘,完全丧失了理智,脑子里只有两个字:“干她!

  “我要干了这个女人,让这个嚣张的女人求饶!”

  我只以动作回答她,我用力的把她压在地上,将她的挣扎的胳膊向后扭转,她挣扎着,嘴里喊着:“老郭,快来!”

  她是个女人,没有什么力气,我不理会她的挣扎,用力一拳击在她的肩上,她的胳膊立即无力,我用膝盖压在她的背上,拉住她的长发,她不再挣扎。

  沈老师趴在地上,吃力地抬起头,似乎连呼吸都十分困难。

  “你放开我,你想怎么样都行。”

  她说。

  我让她翻过身来,用膝盖压在她的肚子上,两手按住她的脖子说:“操你行么?”

  她又一次挣扎,我一把抓住她的乳房,用力抓紧,“骚货,你老实点。”

  她闭上眼,无奈的说:“你随便吧“我伸手把她的裙子掀起来,露出来白色的内裤,一把将内裤掀开,将手伸入她的阴部,用手扣紧阴道。用力按动起来。

  沈老师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呻吟起来,使我更有征服感。

  我把她的内裤掀掉,裙子掀起来,用腿将两条大腿分开,将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。

  阴道口不够湿润,还是干干的,我又用手扒开她的阴道,用阴茎头尽力的插入,听到了她痛苦的叫声。

  我一定要看到她痛苦的表情,我停止不动,她依旧闭着眼,我对她说:“现在我鸡巴插进去了,插进了你的骚逼。

  她突然睁开眼:“你又何必欺负我呢?”

  你的小雯不也是在呗楚副校长压在身子底下玩弄么?”

  “楚副校长可是比你会玩,没准小雯怎么在她的蹂躏下惨叫呢,你却在这里冲我发泄!”

  这个无耻的女人,丝毫没有为自己龌龊的行为忏悔的意思,我反倒像是一个强奸的懦夫!

  “要不是有你这个骚货,小雯怎么会上当“我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。

  “算了吧你,楚副校长看上的女老师,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一个是弄不到手的!你知道艺术系有几个还没有被他玩弄过。”

  “你的小雯也一样,没准比我更骚,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给楚副校长虐待求饶呢?”

  “你使劲操我啊,为你的小雯报仇!”

  我知道这个娘们具有一种天生的让人征服的感觉,就像一匹烈马,需要被狠狠地鞭打。

  沈老师又用嘲笑的语调说:“老楚是个流氓,他只是玩弄女老师,小雯这次还可以评为教授。过几天你就可以在家里操教授了“。我愤怒的感到麻木,阴茎已经没有感觉,没有任何快感,只有愤怒,愤怒让我的阴茎像一把刀刺向她的身体,像一支大棒打向她的阴部,我再没有温情脉脉的激动,只有一把复仇的剑!

  “我现在就在操着女教授,你不是么?”

  她的阴道已经慢慢不再干涩,每一次插入,都是一次拼命的撞击,她一次次的承受着。

  “学诚,我听小雯说过,你的性能力也挺强,你真的很厉害啊!”

  这个女人生理还没有完全兴奋但是心里已经有点兴奋。

  我让她起身,趴在沙发上,把连衣裙往上一撩,看见了她白白的丰满的臀部,她的脸黑,身上倒是很白。

  “哎哟,好痛。”

  我一把彻底拽下她的镂空的蕾丝内裤,掏出我的鸡巴,这个因为生气而麻木、坚挺的鸡巴,用力一挺,从后面插了进去,因为紧张二收缩而且因为臀部丰满、两腿没有打开,更感觉夹得紧。

  我边插边想起我的小雯,是不是现在也在楚副校长的胯下被这样玩弄。

 

 

第05章 音、色相伴

    一

  美丽的女人都容易自恋,妻子的脸色越来越好,精神也比原来好多了,也有了上进心,原来对系里工作不是很在意,现在也开始积极争取,什么优质课、重点课、重点课题小组、还有汇报演出,节目编排,还有什么出外开会,总之成了系里的活跃人员。

  妻子也开始注重打扮,原来瘦一点的衣服都不喜欢穿,总觉得挺起少妇的乳房,不太好,现在也进场穿着毛衣,显露体型的走来走去。更喜欢跟沈老师一同出去买衣服,晚上也应酬多了起来,为了工作也经常开始加班。

  我也一如既往的在外地工作,我想跟妻子摊牌,但是摊牌后会怎么样?在公司成为笑料,破坏目前的平衡,我不可能像那些工人一样,拔刀相向,我要照顾自己的身份,再说我不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跟很多的女人做爱,我对家庭也是负责任的。

  在无数次的夜里,妻子也成为了我的手淫对象,我想念着她的扭动、她的呻吟、她的颤抖,一次次的射精。

  二

    网上出了艳照门,陈冠希、还有希尔顿,下载了看也很刺激。尤其是张柏芝在《星语心愿》里,是多么的纯洁,我手下的一个女孩曾经对我说,再看这部电影时,哭得眼泪稀里哗啦,我当时很好奇,有那么感人么?

  每个男人都有心仪的明星,在想象里,每个明星都已经被各种各样姿势,各种各样的人奸污了千百次,前不久看到消息说日本的仿真人越来越像真人,我想今后恐怕最好的做爱对象就是机器。听说长春已经有人开展明星倒模的地方,让大家满足玩明星的感觉。

  看了张柏芝的图片,心里真是非常感谢张柏芝,她活生生的展示了口交、性交,多么让人激动,多少人因此而手淫,多少人因此到酒店找像张柏芝的女孩,拉动了多少GDP。

  我在公司里一次很久喝多了,一位女同事说:“你知道么,你非常性感,你是公司多少人的梦中情人“她红了脸,很高兴,其实要是直接的说,就是“有多少人在梦中把你玩弄、蹂躏“。

    三

    还是说我的妻子。

  在外面的时间很快,到了年底,市场开展的很好,公司又把我调回总部。

  我在外面,可以忘记,但是在家里,却怎么办。

  年底将要汇演,妻子担任演出的培训老师,并且自己也有演出节目,更忙了起来。

  每次见妻子化好精致的妆,就想操她,似乎总感到妻子要离我而去,感觉多操一回是一回。

  一天晚上,妻子指导排练很晚才回来。告诉我,她们的节目恐怕很难评奖,而且她的独唱节目也可能提前,不再压轴,有点闷闷不乐。

  小雯同我商量明天准备请楚副校长、沈老师吃饭。问我吃什么好,我说炒菜、海鲜现在都已经吃烦了,明天我们去吃野味吧。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